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同时,人民调解、行政调解、行业调解、商事调解等调

区“三供一业”,2018年底前基本完成,2019年

  

即便是纸烟这样看来明显危害健康的成瘾消费品,中国最初也并未把它和道德联系起来。据刘文楠《近代中国的不吸纸烟运动研究》,中国人早先反对吸烟的理由都是“会引起意外火灾”,而且往往仅限于特定范围;而直至19世纪中叶之后,“在英美基督教节制观念兴起的背景下,对酒精和其他成瘾品如鸦片、烟草等的批判才开始与 个人品性 、 意志 、 节制 这类带有强烈道德色彩的词汇联系起来”,而这本身“带有很强的道德和宗教色彩”。但尽管如此,从后来1930年代初国民党推动的新生活运动来看,之所以禁烟,其给出的理由也大多都像当年曹操的禁酒令一样,是出自现实考虑:烟酒属于不正当消费,民众应杜绝不必要的浪费。在这一点上,国共两党的考虑点几乎一样。相比起来,伊斯兰地区和欧美却惯于将吸烟视为罪恶——最著名的可能就是希特勒,他素食、禁酒,还是激烈的禁烟者,认为靠吸烟获得乐趣比烧死犹太人还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