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远在广东的女儿,据家属称,死者有心肌梗塞的病史。“

8日傍晚夜里在北部沿海登陆,将对温州造成重大影响。

  

曾经有一种说法,叫“以论带史”或“以论代史”,这个“论”可以认为是“论说”,也可以看作“预设”的或“后设”的理论,这个“史”,自然就是历史或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。“以论带史”,顾名思义,就是以史家的论说或“预设”“后设”的理论来“带动”历史的叙述,或“带出”历史事实,甚者则以前者代替后者,是谓“以论代史”。不能说此前的现当代文学史都是“以论带史”或“以论代史”的产物,但普遍接受了这种观念和方法论的影响,却是一个事实。以当代文学史为例,最早的当代文学史著述对20世纪五六十年代文学历史的叙述,不但总体设“论”的依据,是该时期阶级斗争、路线斗争和政治运动的主题,以之作为文学史论述的纲领和主线,统率和支配文学史实的选择和叙述,而且所选择和叙述的文学史实,诸如对该时期文学发展脉络的描述和阶段性划分,该时期文学思想的主导潮流和对错误思潮的批判斗争,该时期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和需要批评的创作倾向等等,也都是采自这期间召开的几次重要文学会议的“讲话”和“报告”。这些“讲话”和“报告”虽然是文学界领导人对该时期文学活动的总结,但往往要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,确立一个论述的中心,上述文学史实,就是围绕这个中心加以选择、提炼的结果,可见,这种“讲话”和“报告”天然地带有一种“以论带史”的性质。因为上述原因,所以,这期间的当代文学史著述,大半都存在一种“双重”的设论:一是属于文学史编撰者的,二是属于文学史实的选择者的,二者存在一种同质同构关系;前者是“专业”的意识,后者是“官方”的意识,二者相互为用,相辅相成。经过这种“双重”的设论对文学史实的甄别、筛汰和选择、提炼,这期间的文学史所叙述的,就不可能是“客观”的或不完全是“客观”的文学事实,而是以其选择的文学史实为其“预设”的或“后设”的理论做证明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这样的文学史著述,其意也不全在述史,而在通过述史证明“当代文学是党领导的整个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”,是在“无产阶级文艺路线与资产阶级文艺路线斗争中发展壮大的”之类的设论,因而“突出党对文艺的领导;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的斗争”等,就成了这类文学史著述的主旨所在。由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师生于1958年编撰、1962年出版的《中国当代文学史稿》,就把这样的意图明确地写进了该著(初稿)的“前言”和“绪论”之中①。虽然当代文学史著述在此后有很大的改变,但这种影响并未消失殆尽,相反却对今天的当代文学史著述仍然在发生潜在的作用。今人对“文革”前“十七年文学”的认识和评价,大都是来自这些早期当代文学史论著所留下的“第一”印象。